適合自己的 ● 才是最好的 新聞動態,洞悉互聯網前沿資訊,探尋網站營銷規律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站長新聞
有錢不賺王八蛋
日期:2019-11-14 15:29:56 來源:合肥良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官網:http://www.bublas.live/ 閱讀:341次
藝術來源于生活,誰能想到黃鶴真的是個溫州人。

01
先讓我們聽一段語音:

浙江溫州,浙江溫州,最大皮革廠,江南皮革廠倒閉了!

王八蛋老板黃鶴吃喝嫖賭 ,欠下了3.5個億,帶著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們沒有辦法,拿著錢包抵工資。原價都是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錢包, 通通二十塊,通通二十塊!

黃鶴王八蛋,你不是人,我們辛辛苦苦給你干了大半年,你不發工資,你還我血汗錢,還我血汗錢!

藝術來源于生活,黃鶴這個人不是街頭小販杜撰的。

江南皮革廠也不是。2002年,江南控股集團在溫州工業園開了一個皮革廠,江南控股集團的董事長名為黃作興,皮革廠廠長是他的侄子——黃鶴。

2010年,江南皮革廠銷售額高達3.41億,資產占江南控股集團的八分之一。

誰能想到后來的事情。

2011年4月5日,這一天,江南皮革廠清明節放假一天。一片風平浪靜中,暗流涌動。

放假前還在人前談笑風生的廠長黃鶴,節后再也沒有來上班。

關于黃鶴失蹤有很多傳聞,有的說黃鶴參與境外賭博,欠下了巨額賭債,也有人說黃鶴跟他小姨子私奔了,后者多半是借黃鶴名義賣假包的街頭小販。

但是2011年的溫州確實不太平。

從2011年4月到9月期間,溫州一批涉足民間借貸的中小企業和擔保公司扎堆倒閉,僅9月22日一天,就出現9家企業主負債出走。

1月至8月,涉案金額高達50多億元。

一場民間借貸危機愈演愈烈。

如今我們已經很難確定,黃鶴是不是第一個推倒多米諾骨牌的人,但是這次危機給溫州人敲響了警鐘,民間借貸市場開始急劇萎縮。

02
想在溫州找錢,離不開溫州女人。

溫州男人喜歡開廠子,掌控財政大權的溫州太太才是資金流向的核心。

她們心思活泛,人脈廣闊。

溫州人會賺錢,但是溫州人也確實需要錢。這個時候,他們找到人脈最廣闊的溫州太太。

太太把幾個親戚或朋友組織到一起,每個人出一部分錢,一起借給需要資金的人,收取兩分利,這就叫作抬會。

如果大家手里都沒有錢,那么就會有人出面去銀行貸款,然后再以更高的利息借給需要錢的人。

據2011年的統計數據顯示:溫州有89%的家庭或個人、59.67%的企業參與民間借貸,其市場規模達到1100億元。

這是最不用動腦子的理財法門,兩分利也成了給溫州太太理財能力打分的及格線。

更多的溫州太太們選擇加入炒房大軍,她們買起房來,比溫州男人們出手更狠。

03
2003年,溫州太太購房團剛成立那會兒,羅夏蘭還只是一名普通的團員。

沒想到跟著購房團去上海的第一次買房就“閃了腰”。

200萬砸進去,就換回來一個收據,一年過去了,開發商沒有半點動工的意思,多年來在溫州華蓋市場倒賣商鋪賺的資本都套了進去。無奈之下,羅夏蘭走上了房產銷售之路,成了“溫州太太購房團”的一名團長。

當上了團長之后,羅夏蘭的好日子才算來了。

第一次組團去咸寧,帶了7個人,就成交了12套,超額完成任務。

“生意好的時候一兩個月(提成)就有二十多萬……晚報有會議都叫我,有些企業也會和我說有好多房子給我們看。”

帶團去山東日照,羅夏蘭榮獲市領導親自接待。

就這樣,雖然還沒拿到2003年在上海買的房子,依靠帶團考察的收入,羅夏蘭給她的兩個兒子在溫州各買了一套房子,還在成都投資了一套商鋪。

這樣的好日子在2008年下半年戛然而止。那個時候,美國的金融危機剛剛波及全球,樓市轉冷,溫州太太們不活躍了。

2009年初的房產市場忽悠了所有人,包括羅夏蘭。

記者問她:“現在市場并不景氣,如果成交很少,你2009年還會做么?”

羅夏蘭說:“看轉變的情況,我今年感覺有點累了。”

然而等到了2009年下半年,廣州、溫州、杭州等地的房子已經“上午一個價、下午一個價”了。

04
“我帶隊在廣西看房子,明天就去杭州,原本我們要在廣西再呆一天,可有‘情報員’說杭州濱江有一些好樓盤要開盤,讓我們過去看看,隊員和我商量后決定,馬上回杭州。”

2009年,說這句話的時候,陳先生正在考察廣西貴港的一處百貨大樓,他的背后是一支近百人的溫州太太炒房團隊伍。

沒錯,陳先生也是一名溫州太太炒房團團長,帶領炒房團已經5年了。

這一年上半年開始,他帶領的炒房團開始“活躍”。6月,杭州一樓盤開盤,一位太太在半小時內就拿下了10多套房子。

在買房方面,溫州太太們比溫州男人果斷得多。男人在家開工廠,她們在全國炒房,等到老公工廠開不下去了,她們隨便賣幾套房就能夠讓工廠生存好幾年。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她們更能代表溫州炒房團開疆拓土的精神。

從2000年開始,溫州人東征上海、杭州;南下廣州、深圳;西取重慶、成都……所到之處,房價無不應聲而漲。

根據2003年的數據保守估計,溫州市區及樂清、永嘉等縣市約有8萬多人在全國購置房產,其中至少90%以上是炒樓。炒房幾乎成了溫州人民的“第一產業”。

江湖傳聞,2002年,某溫州炒房人以120萬的首付在上海狂買20套商住房,每套約20平方米。然后,他為每套房配齊家具后出租,以每月每套3000元的租金頂按揭,每個月還凈賺2萬。

2002年,溫州人王均瑤花了3.5億元買下一幢位于徐家匯的高32層、總面積8萬平方米的商務“爛尾樓”。裝修后第二年就賣了10.5億元,僅這一棟樓賺了7億多元的利潤。

這只是溫州人炒樓大潮中的一朵浪花,他們還要趕上2010年的樓市最高潮。

05
2010年,溫州樓市最巔峰的時刻,市區“老破小”的均價普遍達到了30000元/㎡,強勢超越北京上海。

以當時的房價計算,溫州幾乎人人都是千萬富翁!

實際上,早在2001年,溫州房價就已經達到了7000元/平方米。而同期上海的房價剛剛4000出頭。

眼紅的上海開發商在溫州三大報《溫州晚報》、《溫州都市報》、《溫州商報》上猛砸廣告。

這才有了,2001年三節火車廂拉著150人規模的溫州看房團,去上海集體買房的故事。

據說,當時的上海房產協會收到相關領導指示:

一定要把溫州看房團服務好。

后面想服務溫州炒房團的開發商越來越多,溫州太太購房團應運而生,在全國樓市大放異彩,所到之處,開發商無不夾道歡迎。

近十年來,不斷攀升的房價讓溫州人嘗到了“錢生錢”的樂趣,反而是老老實實辦廠的人顯得沒出息。

于是,不少企業主開始放棄實業,轉向房地產和虛擬經濟,民間借貸利率逐漸失去理性。

2010年,溫州的民間拆借年利率從12%到96%不等。

根據相關部門監測,2011年上半年,溫州社會融資中介的放貸利率達40%左右,真實的民間借貸利率其實遠高于監測數據。

高利息最終催生了2011年的民間借貸危機,不少企業主負債出走,也讓“王八蛋”黃鶴與小姨子私奔的故事傳遍大江南北。

溫州民間借貸市場就此萎靡,此前有人測算,溫州炒房團7成以上的資金都是借來的。

借貸規模的萎縮也讓溫州炒房團就此偃旗息鼓。

06
2011年8月1日,云南開遠市泉西路上掛起了“抵制溫州炒房團”的橫幅。

開遠市靈泉西路是1997年左右修通的,是開遠熱鬧的街市之一。2011年5月,原房東把街上的16間商鋪全賣給了溫州人。6月,商戶接到通知,每年租金要漲到18萬,是之前租金的三倍。

7月31日,一位叫高敏的影像店老板因沒有及時搬出去,被不明身份的人打成了腦震蕩。

這才有了拉橫幅的事件,經過協商,溫州老板同意減免他們4個月的租金,將最后期限延到9月末,屆時如果他們再不搬走,就要到法院去起訴。

八山一水一分田,溫州少得可憐的土地和自然資源,逼著他們背井離鄉,四處經商。但是這種對于財富的渴求似乎并不討喜。

1987年8月8日,杭州人在鬧市中心的武林門廣場上點起一把大火,把5000多雙溫州的假冒劣質鞋一起燒掉,轟動全國。

2018年,由于新房限價,一二手房價嚴重倒掛,全國各地開始搖號買房,搖中新房如搖中新股,買到就賺幾十萬。

為了能參與新房搖號,2018年5月末,杭州某銀行凍結資金的隊伍長達一公里,一位女性由于體力不支在排隊現場暈倒。

在她之前,一位98歲的老人成功搖中一處紅盤,買走了一套89平米的房子。

不用人教,人類所有的欲望,都來自于他們自己。我們終會和黃鶴一樣,變成一個溫州人。

作者:生姜斯基 來源:老斯基財經


本文標題:有錢不賺王八蛋
本文網址:http://www.bublas.live/news/598.html
原創作者:合肥良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并以鏈接形式注明。
聲明:本頁內容由合肥良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通過網絡收集編輯和原創所得,所有資料僅供用戶參考;本站不擁有所有權,也不承認相關法律責任。如您認為本網頁中有涉嫌抄寫的內容,請及時與我們聯系進行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您,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如果您對SEO優化核心技術文章感興趣,請點擊查看網絡推廣網站制作的相關文章,請關注良馬科技官網(www.bublas.live)

中国厨房返水 燃烧的慾望 大赢家比分足球比分既时比分直播 巴西vs墨西哥比分推荐 股票融资比例最高多少 网球比分直播雪缘 十一选五辽宁 无锡麻将作弊器 台球直播比分直播 电竞比分网火箭联盟 互联网p2p投资理财平台 足球即时指数赔率比分 pk10一天几期 微信好友四人麻将 斯诺克比分直播雪缘 cba半决赛比分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